用表達,我體現生命 (下)

去想像,去玩,盡情表達自己,讓每個經歷都充滿色彩,創造激發想像的契機,跟他人一同玩耍。

有些人喪失玩,想像的力量,他的眼界可能只在他視線範圍,他心的世界無法展開,就只能待在這個框框裡面,日復一日地走。這沒什麼不好,但你會發現這樣的生命會缺少一些光彩,所以我們能怎麼辦?我們該怎樣重新開始玩耍,再度去想像?

第一步:問一下自己,最近一次玩的經驗是什麼,記得那個感受,去回想那個感受,假如想不起來,也沒有關係,那你可以去想像可能能夠帶給你這樣經驗的感受,這個很重要的第一步,是由我們的身體去喚醒這種玩耍的經驗。

第二步:當你能夠再次跟這個能量做鏈接的時候,跟它對話,問這一刻它想要做什麼,聆聽一下它的聲音,看看這一刻的它想跟你做一個什麼樣的邀請。你可能會聽到的訊息是,要你大叫三聲,要求你放一首歌,要請你動一下你的身體或者要你拿紙和筆來畫些東西。沒有所謂的對錯,相信這個被你重新喚醒的能量能帶你回到這個當下去玩耍。

第三步:當你清楚的聽到和決定要去回應這些呼喚時,看一下你的空間是否安全,是否可以讓你去玩耍很重要的是有一個容器能夠安全地支持保護這個色彩的綻放。如果有的話,那麼我會邀請你去玩一下,可能要你大叫三聲,在房間跑來跑去,畫畫,去聆聽感受,去顯化出來,去做。

這就是一個生命的源泉,生命的遊玩,我們的內在與外在能夠自由地游動,自由地發揮,這就是我們顯化的力能。

當我們能夠擁有想像力,然後允許這個想像力去運作,猶如我們內在世界的劇場一樣去發揮,結合外在去玩,我們會發現生命那麼光彩,世界是那麼豐富。

用玩這個字,代表什麼意義?就是要像孩童般的行為一樣,帶著好奇心去實現。所以藉由玩,想像,顯化,執行,這樣的一個循環步驟,我相信能夠為我們的生命打開一扇不同的大門。

當我們進入一個自我表達的戲劇想像空間裡,我們是無限的。想像力不是所謂一文不值的白日夢,反之是喜悅與玩耍的根源。當我們能認知到這個無限時,經驗這個內在世界或心的寬闊,我們靈魂就會湧出一種新的經歷,這時療癒就發生了,生命就不一樣了。

 

三大超能力立體書封750
超越你的想像力,快來用三大超能力表達自己!立羽言成大力推薦新書!

 

表達藝術
想了解更多“立羽言成”自我的表達藝術課程?

Continue reading “用表達,我體現生命 (下)"

Featured post

表達自己就像是一種Magic!

什麼是表達?

表達指的是把內在經驗顯化在外在世界。

就像我這幾天很傷心,我會需要哭泣讓我的情感能量可以流動出來,有時是有意識的,有時是無意識或不可控的,但不管如何我都會需要把這些經驗呈現出來。這種呈現是一個生命體所需要生存機制。這時很多人會好奇,哭不哭真的有那麼重要嗎?有嚴重到跟生存有關嗎?

身為一個有機體,我們時時刻刻都在經歷不同的變化,大環境氣候的變遷,與不同的人之間的關係的轉變,我們心情的起伏,甚至身體上的飢餓和吃飽後的滿足。這一切都是我們在與外在世界接觸經驗到的,一種接觸,那是什麼驅動我們的接觸呢?是一種需求,簡單如肚子餓需要食物到生命空虛需要喜悅一般。一邊只要找到了食物就可以圓滿,另一邊可能就需要修行或參加成長課程才能被滿足。雖然非常不同,但本質上離不開這樣的機制。這些都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知道我們的需求,找尋可以滿足我們需求的東西,把想法化為行動,圓滿後回歸於平衡狀態。在一些需求上面,如飢餓,我們大多數都還是可以覺察並滿足,但在其他一些需求上面,我們可能遺忘了如何去看見,也喪失滿足這類需求的能力。

你有過這樣的經驗嗎?感覺好像少了什麼,感覺一直在找尋某種東西卻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有一種動能驅使者你,但去不知是要前往哪裡,最後甚至放棄了尋找,讓這聲音成為如同一個一直跳針的唱片一般,時常卡住,無法完成。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為什麼我們會喪失感知到一些需求並完成它的能力呢?

我常常喜歡舉的例子是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情感的流露是很自然,很全面的。當我們哭泣的時候我們是使用全身的力量,我們的身體、肌肉、聲音等等,直到我們情感的需求被滿足了或生理上如肚子餓被滿足了,有時甚至哭著哭著我們就沒那麼不舒服也就滿足了。但是當我們在哭泣的過程中被壓制,被大人們說不能哭,在哭就會有嚴重後果時,我們的情感流就被干擾了。這時自然的機制就當機了,無法完成或運作。這樣的事情發生一次,兩次,三次,到最後變成了完全停止了,不流淚,不悲傷,不去感受了。這樣的經驗就被封存與我們的意識還有肢體當中。這些未流動的能量,未完成的事情就是完形學派常講的未完成事件。這些能量並沒有消失,只是一直在我們存在體了發射訊號,渴求被完成。就如憋尿一般,有時因為各種原因像工作,旅遊等等,我們會暫時壓制我們的排泄系統,當有機會完成時,當然皆大歡喜,但當我們一直憋,憋到甚至忘記我們在憋,那等待我們的很有可能就是尿道發炎或更嚴重的狀況。

所以這時表達就扮演了很重要的位子,遺忘的狀態之下我們所擁有的只有一種摸不清道不明的感受。這種感受可以用語言、肢體、繪畫等等方式來呈現,給予我們內在一個機會,一個認知到我們內在世界與能量的機會。而最好玩的是不只是能讓我們覺察,同時也讓給予我們轉換的契機。當我們嘗試把我們的內在經驗用繪畫呈現時,我們一剛開始並不知道我們會創造出什麼,但是當我們完成它的又有機會去探索時,這副畫可能就變成了一份地圖,我們內心的地圖,喚起我們那曾經沒機會完成或消化的東西。藉由繪畫我們看見,因看見他就有機會去流動,當他流動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去完成,並重拾生命的選擇,不再盲目的被未知的能量牽引。

其實這就是表達藝術的魔法,一個給予我們遇見自己的契機,藉由不同藝術形態,讓內心的能量隨意綻放,綻放的同時就是一種表達,一種前往完整的經驗,一種解脫過去枷鎖的禮物。表達藝術沒有很深奧,但卻很神秘,它只不過是藉由藝術讓我們生命最原本的樣子得以展現,放射出與生俱來的光彩,成為自我生命的主人!

Featured post

英雄的支持力量

英雄旅途中的魔法師梅林不可忽視的「支持性力量」

往往我們想到英雄的時候,都會專注在他的成就和輝煌事蹟,而忽略了在他低潮時曾助他一臂之力的人,那盞指引他的明燈。就有如亞瑟王的故事一般,我們的專注力都只放在那位拔出石中劍的王者(少年亞瑟王),而忽略了一路上指導他的魔法師梅林。

現代社會中,我們崇尚的是個人能力。能夠解決問題、突破所有難關的英雄氣概。殊不知背後缺乏支持與引導的英雄,有如空中的煙火,只綻放出美麗的一瞬間,光芒很快會燃燒殆盡。沒有低潮時的那雙溫暖雙手的扶持,英雄就如陶瓷娃娃一般,一碰就破,甚至連真正一展光芒的時機都沒有。缺少明燈般的智者,英雄就有如毫無方向感的千里駒,空有一身能力,無從發揮,甚至被自己的各種慾望誘惑蒙蔽,墮落成為魔王。

我們內在都有一個英雄,或者說我們各自都在進行獨特的英雄之旅,但旅程中不可或缺的就是支持的角色與力量。無論是內在的支持,還是外在的資源,都是我們成長、生活,以及綻放自我不可缺少的元素。當我們不夠重視這一切的時候,我們在旅途中就容易後繼無力、感到迷失與找不到重心;我們感覺不到生命的力量,旅程中面臨的是沉重的悔恨和遺憾。

重視或正視支持性的力量,其實就是看見它的重要性、認知到我們需要這些系統與力量

而這些跟我們英雄的旅程息息相關。就像英雄需要有人支持,才得以成為真正的英雄。當有這樣的認知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尋找,甚至自問,什麼是我所需要的支持性力量?

 

英雄旅程的內外在「支持性力量」

以心理諮商來說,我們將「支持性力量」分為「外在支持系統」跟「內在資源」。前者代表的是外在你接觸到的所有人事物當中,可以給予你支持的存在。也就是我喜歡接觸、能夠滋養我的人事物。當我們找出自己的「支持性力量」後,還要去進行和接觸,要不然只是停留在想像,對我們便不會有實質的幫助。

「外在支持系統」最好的例子就是朋友與家人。因為他們都是當我們遇到困難,會去尋求幫助,並且相信會伸出手來拉我們一把的人。「外在支持系統」不一定只限於家人或朋友,有的時候,甚至可以是可愛的動物或萍水相逢的人。重點是我們要能清楚知道,當我們發現我們面臨低潮時,有誰可以跟我們說說話、談談心。他們或許不一定能幫助我們解決什麼問題,但卻可以提供一個安全的空間去釋放,讓我們得到滋養。

其他「外在支持系統」,可以是我們喜歡的事情,例如:看電影、接觸大自然、逛逛街,跑步等,可以滋養我們的活動。支持性的事物通常是做了一陣子後,我們就感覺到滿足,精力充沛可以進行下一個任務。「外在支持系統」也可以是物品、一種觀念,也就是任何可以帶給我們滋養、療癒、力量的物件。譬如象徵某個成就的獎盃,可以提醒我們曾經有過的努力與成就,給予我們力量向前邁進;神聖的物件,像十字架或佛像,代表著某種超越認知的存在一直支持者我們,讓我們有勇氣面對挑戰。甚至可以是水晶或玉石,藉由配戴或觸摸,讓我們感受到療癒與滋養,有力氣在夢想這條路上繼續行走。

「內在資源」其實跟外在支持本質上沒有太大的區別。很多的內在資源是通過外在的接觸而內化的元素。就像「相信自己」所擁有的自信、給自己加油打氣的聲音,這些都是透過一些經歷而吸收到的。就像錄音機般,需要的時候就可以打開,提醒我們、擁抱我們,溫暖我們的身心。雖然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有機會內化很多支持性與滋養性的聲音。但我們的內在世界隨時都在變化,擁有無限可能,所以就算是擁有很多負面的內化聲音,我們都有機會改寫。

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中的英雄,都是英雄亞瑟王,所以我們也需要支持我們的魔法師,梅林。唯有如此,我們所處的王國,才可以欣欣向榮。因為當英雄遇到魔法師的時候,他才有機會成為國王。這就是我在這篇文章中想跟大家分享的。

我們該正視我們身邊的支持性力量,尋找英雄之旅的旅程中帶給我們溫暖的來源。

因為唯有如此,我們才有足夠的力量與智慧去自我實現、活出我們想要的真正屬於我們的人生!

 

決定,讓你成為人生中的英雄

從小我就很喜歡看超級英雄類型的影片與動畫,常常夢想自己是蜘蛛人,噴射我的蜘蛛網,在高樓大廈中穿梭;打擊罪犯、解救民眾,尤其是女主角。稍微大一點的時候,我開始閱讀金庸武俠小說,也愛上了武俠的世界。想像自己是郭靖、楊過、張無忌等主角,我甚至幻想自己在動漫的世界中成為悟空、鳴人,這些都帶給我很多享受和力量。

 

後來,我發現不只有自己喜歡沉浸在英雄世界、幻想自己就是英雄。有越來越多人也喜歡看英雄電影,而電影中的英雄隨著社會變遷、價值觀的改變、世代交替,產生各種不同的樣貌、能力、特質、使命與精神。但不管是什麼樣的英雄;不管他們背負哪些使命,這些英雄總是能以各自獨特的樣貌打動各年齡層的觀眾。

 

為什麼這些英雄的事蹟,如此深刻地烙印在過去的神話、現代的電影/影集,甚至可以流傳至未來的世代?觀看這些所謂的英雄與英雄故事,到底可以帶給我們什麼?

 

其實,英雄(Hero)原型是榮格心理學中經常提到的一種人格原型(Archetype)。簡而言之就是每個人的內在潛力,當我們觀看/閱讀英雄事蹟,我們就有機會激發自己內在的英雄原型,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英雄原型有三項特質:珍貴特別的出生、上天賦予的使命、戰勝邪惡的力量與勇氣。珍貴的出生對應的是:自我的珍貴價值與生命的珍貴;上天賦予的使命對應的則是:來到這個世界的意義,也是我們存在的根本原因;戰勝邪惡的力量與勇氣則代表著我們所擁有的潛力、完成使命的能力與希望。

 

每當我們閱讀∕觀看這些英雄的故事,我們內在的英雄原型就會被激發,就能很自然地進入到這些角色與他們的旅程;就能感受到生命的價值、人生的意義還有力量與勇氣。有時內在的英雄會因此而開始覺醒,讓我們的生命開始轉化,彷彿我們真的成為了這名英雄,而我們的日常生活也轉變為英雄的旅程。在過去,原住民部落的長者會透過部落英雄事蹟的傳唱,以及成人禮的死亡與重生給予年輕一代祝福儀式,讓年輕世代得以喚醒自己內在的英雄,找到生命的力量與意義,成為部落的支柱。但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沒有那麼幸運能夠經歷喚醒內在英雄的成年禮。

 

因此我們的內在英雄總是在某些特定時刻曇花一現,一直沒有機會真正的覺醒。我們在生活中總會有使不上力的無力感,一天接著一天的過,找不到自己的根和奮戰的力量。只有偶爾在電影、小說或遊戲中能暫時幻想自己成為英雄,像一場英雄夢,而這場夢可以是我們覺醒的契機;也可以是我們繼續沈睡的理由。我們覺醒與沈睡的差別,在於自己內在的決定。我決定自己要覺醒,開始經歷一段艱辛但珍貴的旅程,而喚醒我真正的英雄樣貌?還是我決定繼續沈睡待在安全區,永遠只是觀看別人成為英雄的故事,並偶爾將自己投射為英雄?

 

每一刻都可以是我們英雄覺醒的機緣,只要我們願意擁抱自己,去經驗、去信任、去找尋開啟英雄之旅的鑰匙,有一天我們會發現原來自己那麼有力量;自己人生的精彩其實不輸給任何一部英雄電影或小說。因為真正決定我們是不是英雄的是我們的心;我們的心是否決定開啟自己與生俱來的內在英雄原型?

跨出成為真實自己的第一步

活在他人的期待之下,失去真我

在我們現今的社會,我們被教導要成為某一種樣子。我們要努力變成那個樣貌,要不然我們就是不好的,不被接受的,是沒有價值的。所以從小到大,一直都在努力的改變,成為大家期待的標準,而不是我們真正的樣貌。

這樣的教育,這樣的觀念灌輸,讓我們一步一步地遠離自己,甚至每次感到好奇想回到自己的時候,這個外在聲音就又會出現,否定這個經驗跟內在的呼喚。這樣的循環一直在發生,直到我們都忘記了我是誰,失去了當初孩童般對這個世界的好奇與熱情。每天昏昏綠綠的過,好像在走程序般,達到社會給我們設立一個又一個的功課,工作、結婚、生子、退休等等。看似活著,但只是機械式的在過生活,有如行屍走肉般,用飲食、節目、旅遊、玩等等來分散注意力,掩蓋那內心深處一直在呼喚的聲音。

這樣的一個狀態,就是剝奪我們生命光采的元兇。因為自己真實的聲音被壓抑了,很痛苦,卻不知道為什麼那麼痛苦。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我那麼苦?為什麼對生命沒有了激情?為什麼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我一直無法忘記問出這些話的人眼中的無助,靈魂之窗背後那個害怕與徬徨。這些人不一定是社會的邊緣人,很多都過著讓別人羨慕的生活,是在多數人眼裡過得很幸福美滿的那一群。

        這種狀態很像我曾經讀到一則關於地獄的形容,這個文獻所形容的地獄是一個完全孤立的地方,沒有聲音、沒有任何看得到的東西,只有無限的孤獨。有耳朵;但沒有任何聲音。有眼睛;但沒有任何事物。有嘴;但沒有味道。有身體;但摸不到任何東西。就有如無期徒刑的禁閉一般,裡面的人不知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如何逃脫。

某種層面上,這就像我們很多人的內在。因為與內在真實的自己失去了連結,總覺得有某些地方不對勁;摸不到、看不到、不知道該怎麼做,在其中一點一滴地失去自己。看似在過日子,但內心已經枯萎;參加了無數的派對,卻找不到歸屬;在無人的時候被空洞與孤單緊緊綁住。最可怕的是,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

 

擺脫外在的枷鎖,活出夢想;拿回力量,成為生命真正的主人

我記得當年在看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時候,有一幕深深的觸動到我,讓我非常感動。這個感動是因為看到生命綻放、發光發亮,靈魂的悸動。當新一代的賽德克族少年接受成年禮紋面的那一刻,我看見這些孩子的眼神突然堅定起來,發出不一樣的光采。這個光采彷彿在說:「我知道我是誰了,就算遇到了死亡,我也不會退縮!我是賽德克巴萊,我的祖先們在彩虹的另一邊等待著我,我知道生命該如何進行下去了!」

突破外在期待的旅程中,其實我們需要做的並不困難,最大的挑戰只是跨出第一步的勇氣。當那一步踏出後,第二三步就會很自然的跟上。而那第一步,還有持續這內在成長的動力,就是英雄之旅。「英雄之旅」的內在冒險提供我們機會,回到內在,去檢視自己,同時燃起我們已有的力量之火;去奪回屬於我們的人生。

        到了旅程最後我們就會如同賽德克巴萊孩子般,在找到自己生命的定位時,眼神中綻放光采。因為只要我們願意回到自己,讓我們內在的英雄覺醒,帶領我們去實現靈魂最真實的脈動,我們就能找到力量,拿回人生的主宰權,成為生命真正的主人。

 

 

面對自己

到底什麼是面對自己?

  我們常常聽到說要面對自己,但是到底如何去面對,為什麼要去面對呢?
  現在眾多的身心靈老師都會提倡說要面對自己。遇到挑戰,心七上八下的時候,我們也會聽見人人口口聲聲說要面對自己,但是到底「面對自己」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好像並沒有人對此多做解釋。這四個字雖然看似很簡單,但卻好像不容易。

「面對自己」其實需要一個非常重要的基本功,那就是覺察。

覺察是一種很重要的能力。
覺察的能力代表能夠觀察與看見當下所發生的事情,這包括看見內在世界與外在環境。

  內在世界是由此刻流動的情感,身體的感受與頭腦的影像和思維所組成的。外在世界代表五官所經驗與看見的東西,譬如眼睛看見的花草、鼻子聞到的香水氣味、耳朵聽見的音樂、嘴巴嚐到的食物和手或身體接觸到的物體。
  這些感官上的經驗形成了所謂的外在世界,而跟外在世界的接觸往往會帶動內在的世界。比如吃飯的時候,當我們聞到美食也嚐到美食的時候,就會產生愉悅的心情,身體可能就會放鬆,頭腦可能會說我下次一定要再來,或一個類似的回憶會被喚醒,想起某某時候跟某某人也吃到好吃的東西。
  也有其他時候,我們外在世界跟內在世界是分離的。就像分手的時候,內在世界的情感太過強烈,各種念頭與影像佔領了一切的空間,然後就好像變成行屍走肉一般,任何外在的刺激,都無法造成任何的波動,完完全全的被封鎖在內在世界裡。當情況演變到某一個極端時就會產生心理狀況,例如憂鬱症、焦慮症等等。當引發這些症狀時,我們就得開始「面對自己」。

面對自己的前提是知道自己要面對或正視的「自己」是什麼,這就是覺察所的作用,了解當下內外世界所發生的事情。

這就好像退一步看著自己所發生的一切,有如旁觀者般見證一切事物。

  當擁有這個能力之後,我們才可以進入下一步,面對它。當不知道它是什麼的時候,就無法真正的看見,也就沒有機緣去整理與成長。
  有人可能會好奇說,那我們如何培養覺察力呢?其實並不會很難,就以內在與外在兩個世界為框架,我們以專注呼吸來感受此刻發生了什麼。藉由深呼吸,我們可以先把專注力放在外在世界,然後問自己說,我聽見什麼?我看見什麼?我聞到什麼?我嚐到什麼?還有我摸到或碰到什麼?這一系列的問題可以重複兩三次。以上的練習結束後就可以進入到內在世界的覺察,這個時候問的就是,我現在身體的感受是什麼?我此刻的情感或心情是什麼?我腦海當下浮現哪些念頭與影像?重複幾次這個練習。
  透過這樣的練習,我們可以變得越來越敏銳,當遇到挑戰的時候,就能有機會能平靜下來,好好檢視發生了什麼。當我們擁有這個能力之後,我們才真正有辦法去面對自己。透過覺察,我們的內外世界得以呈現,很多壓抑、從來沒機會檢視與整合的東西會慢慢浮現,這時就是一個珍貴的機會。這個機會讓我們可以跟這些從來沒意識到的東西面對面,這些都是自我的一部份,榮格心理學稱它為陰影。
  陰影是我們往往沒看見或選擇不去看見的一部分,但同時它也是一個未實現的潜力。面對自己後得到的禮物就是可以看見陰影,然後把它整合,讓我們更有力量,而不是被舊有的模式主宰。因為透過看見,我們就能選擇,當擁有選擇的時後,我們就有生命的自由權,不管是做同樣的選擇還是新的決定,這都變成我自主的選擇,我們便不再扮演無奈的受害者。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面對自己、面對陰影,因為唯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地認識我是誰,成為自己生命的主人。

  而這就像練功一般,一直一直的修煉,培養覺察。
  直到有一天我們會發現,原來生命可以那麼自由。

為自己開創專屬的英雄之路:

https://goo.gl/hfqon1

英雄之旅官網商品圖

英雄之旅 (3) 陰影賦予的嶄新自我

陰影所賦予的嶄新自我

很多人聽說我以前是電腦工程師時,都會很好奇,為什麼決定放棄那麼好的一個行業,進入到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呢?我常常會說:

「因為我的生命出現另一個聲音,一個讓我不得不去面對,無法忽視的一股衝動。看似是一個想要掙脫的動能,但實質是一個渴望重生,讓真實自我誕生的呼喚。而這個過程就需要打破原有的自己,讓許多年來為了符合他人期待而建構的我,有機會重組,創造讓嶄新的我出現的機緣。這個新的我,不一定是要跟舊的我完全相反,只是這個新的自己,是透過進入到未知,願意擁抱新的可能,放下舊有的模式而誕生的。」

記得剛開始接觸內在成長的時候,我參加了一個工作坊,這個工作坊帶領我們,運用身體的律動跟聲音的搭配來表達自己。起初只是覺得很好玩,但是後來有一個環節讓我第一次深深地遇見了內在,更明確來說,遇到了我的陰影。這個陰影是透過面具的方式呈現在我的面前,栩栩如生,更讓我的生命核心狠狠地震了好幾下。

記得那次我們被邀請選擇一副面具,雖然有很多的選項,但許多的面具都比較像是萬聖節的那種可怕醜陋的面具,所以我就憑直覺選了一副有點像殭屍的面具。剛開始還嘻嘻哈哈的,但隨著各種練習、舞蹈與探索去扮演和進入面具的角色,我的心越來越沈重,身體與心口好像醞釀一股風暴,很難受,很徬徨,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不知道該怎麼辦,整個人好像要爆炸,很憤怒又很悲傷,五味雜陳。

後來我們停了下來,被邀請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當我看見帶著面具的自己那一刻,我的情感終於爆發了,因為一剎那,我意識到這個帶著面具的我,這個醜陋的自己,是一個我從來不敢去看,一直關閉在意識深處的另一個我。

我認為他很醜陋,我認為他不好,甚至以為他已經不存在了,但那一刻他在那裡,不是為了傷害我,而是在陪伴我,等待我有一天能看見他,那個封存,不被大人認可的自己,那個在成長過程中需要麻痺,需要遺忘而得以存活的自己,那個內在孩童,無拘無束的真實樣貌。他其實並不醜陋,也沒有不好,但他卻被我賦予這可怕的樣貌。

隨著這些內在的波動,我的心慢慢地平靜下來,那些憤怒與悲傷好像化為溫暖和感激。鏡子中的面具不再醜陋,反之很可愛,很溫暖。看著帶著面具的自己,第一次感到輕鬆,感到這樣的自己是很美好的,這樣的自己很有力量。本來醜陋陰暗的卻是那麼的可愛,本是憤怒不安的卻是那麼的溫暖,本是奇怪陌生的卻是那麼熟悉。

最後脫掉面具的時候,我坐在面具的前面,深深地看著他,感激他,我不記得花了多久,但那個時候,時間好像已經不存在了,我只是全然地待在當下,好像有一點不一樣了,但不知道是什麼,頭腦無法理解,就只有好舒服,好喜歡自己的感受。

多年後往回看,這就是一段屬於我很重要的陰影工作,藉由藝術、舞蹈及面具,尤其是面具,已覺醒的生命渴望得以展現,陰影給予機會被看見,成為支持我,讓我完成蛻變的英雄之旅。就有如上篇我提到的索爾一般,得到了我的雷神之鎚。(觀看上篇請點選:https://goo.gl/8Q5Ps9

這個過程並不輕鬆,一切都來自於一個蛻變的機緣,通常是一個危機,就像當初身為工程師的我想要找尋真實的自己,不想再過著別人期待的樣貌,所經歷的一樣。像上一篇故事中索爾妻子頭髮被剃,洛基被威脅一般,都是一個事件,一個危機。這時我們的內在就會開始啟動,想要改變,想要渡過這個危機,想要生存。在心理治療或內在成長,我們把它稱之為「成長的意圖」或「原動力」。一切的療效或成長都是建立在這個上面。看似沒什麼,但這樣的意圖或發願會深深地影響,甚至決定所有的結果。一個被逼迫成長,不是真正有這股動力想成長的人,走上這條療癒成長之路,收穫會很有限。

機緣之後的下一步,就是旅程,通常是要經歷一些磨難,讓多種情緒能量爆發得以蛻變的過程。就像我在經歷與面具互動的那一段,很多情感,甚至不舒服,不適應的感受都會出現。我們把它稱之為靈魂暗夜(Dark Night of the Soul),一種有如死亡般的過程。因為在這段旅程中,我們舊有的能量,不屬於我們或已經無法支持我們的模式,需要一點一滴地卸掉,所以很痛,就真的像脫皮或換血一般,很痛苦,需要時間,而我們只能咬緊牙關緩緩經歷。

更可怕的是,我們還會受到各種考驗、攻擊跟危機。就像艾帝兄弟打造雷神之鎚時一樣,受到洛基的干擾甚至是傷害,但不管如何,艾帝兄弟還是持續揮動著鍛造錘,就算痛,就算血流滿面,仍然堅持著完成了雷神之鎚。這也是旅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這一份承受、等待、信心,甚至臣服,也就是心理治療中整合(Integration)跟轉換(Transformation)的過程,一段透過時間、情感、爆發,到最後真實的看見,回歸於完整的自己。這一刻我們鍛造的就是我們的心,我們的靈魂,我們的生命,排除雜質,讓最原本,如實的自我得以展露光芒!

當這個光芒綻放時,就到了最後的階段,擁抱嶄新的自己,享受旅程結尾的豐盛。通常伴隨著是一種喜悅,一種平靜,一種更喜歡自己的感受。就像最後當我和面具待在一起時的感動,就像諸神得知索爾擁有雷神之鎚的歡樂,因為他們知道從此一切都不一樣了,他們的家園會更加的安全,他們也會更有力量。這也是心理治療與成長所說的新的自我(New Self),一個不一樣的內在,更加有力量,有信心,準備好再次回到世界,擁抱生命的點點滴滴。這時我們已經不一樣了,回想起旅程中的辛勞與磨難,可能會帶起的只是臉上溫暖的微笑。

進入一趟旅程並不輕鬆,有時也不是我們所能選擇的,因為不進入可能面對的就是死亡。雖然不容易,甚至很艱苦,但往往得到的收穫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而這個神奇的蛻變過程,英雄之旅,都會借助一個形態或媒介來創造這個充滿無限可能的空間。神話故事中我們有旅程或難關,宗教中我們有修行與朝聖之旅,而在現代的心靈成長中,我們有藝術媒介和團體儀式來支持這樣的過程,所以在下一篇,會與大家分享的是表達藝術如何運用不同的藝術形態與媒介來協助我們進行內在的蛻變,英雄之旅的展開。

 

英雄之旅 (2) 英雄的陰影

在生命的英雄之旅中,我們會遇見不同的人、事、物,而陰影就像旅程中道路上的石頭,本身並無好壞,但當這些石頭沒有機會被看見、認識、清理或移除時,它們就會拖累我們、絆倒我們。但是,陰影的出現是阻力還是助力,往往需要在生命事件結束後的回顧才知道所以然。

 

北歐神話中的英雄陰影

在漫威電影中,除了讓大家印象深刻的角色外,索爾用的武器雷神之鎚(妙爾尼爾),也讓人很感興趣,但你知道這個武器的由來其實跟陰影很有關係喔!

在北歐神話故事裡,宇宙初生之時,眾神都住在阿斯嘉德/阿斯加德,成天除了捍衛宇宙/神域的安全之外,眾神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慶祝、喝酒、娛樂。有一天,宴會結束後,索爾回到家時,看見他的夫人,豐收女神希芙(SIF)正在哭泣,不讓他靠近。這讓索爾一下亂了方向,緊張地問發生了什麼事,才知道她美麗的金髮被洛基給剪了下來。索爾聽了之後非常的生氣,馬上跑去找洛基,打了他一頓,並威脅他說:「假如你不想辦法恢復希芙的美麗金髮,我就每天照三餐把你的骨頭打碎!」洛基一聽,非常的緊張,並心生一計的答應索爾說他會找侏儒的工匠大師幫忙,因為他們什麼都能鍛造出來,說不定也能鍛造出希芙美麗的金髮。

沒過多久洛基就找了兩組侏儒大師,邀請他們每組獻上三份禮物,讓眾神們當評判誰才是全宇宙最頂尖的鍛造大師。身為搗蛋之神的洛基,因為看不慣其中一侏儒大師(有名又傲慢的艾帝兄弟),所以洛基就以自己的人頭跟他們打賭,賭他們絕對贏不了這場比賽。但洛基又是個很膽小的神,所以就算他很有信心,也不願意冒險,就這樣一個惡毒的計謀就此產生了。

在艾帝兄弟打造禮物的時候,洛基就化身成不同的怪物去攻擊、打擾、傷害艾帝兄弟。所以當他們來到眾神面前呈獻禮物時,已經鼻青臉腫、狼狽不堪,這時洛基站在眾神之中暗自竊喜,並更加篤定艾帝兄弟輸定了。

當禮物一一獻上時,大家都對侏儒大師鍛造的能力還有工藝嘆為觀止,在所有禮物裡,艾帝兄弟所打造的其中一件作品被譽為最顛峰之物,就是我們熟悉的雷神之鎚(妙爾尼爾),有了它之後,阿斯嘉德還有眾神們,不再需要擔心巨人與其他古生物的侵犯。而身為受害人希芙丈夫的索爾,則獲得了雷神之鎚(妙爾尼爾),從此讓所有不利於眾神的存在在恐懼中顫抖。(摘錄自:小說家尼爾·蓋曼的北歐神話)

 

這則北歐神話與陰影的關係是什麼?

神話故事中,往往蘊藏特別的智慧。這個故事也一樣,一切的起源起於一個不舒服的事件、令人不悅的經歷:希芙被剃頭。希芙一分雜質都沒有的黃金頭髮,就代表我們生命最初一塵不染的純淨,但生命必經的過程就是改變,所以「頭髮被剪」意謂從所謂的天國,掉到了滾滾紅塵。這個經驗雖然讓我們悲傷、憤怒、甚至怨天尤人,如同索爾看到希芙頭髮變剪時的樣子,雖然不舒服,但也是因為這個事件,我們才有動力去改變,失去的力量才有機會被喚醒。而這就是英雄之旅的開始,一個我們可以實踐自己,找到自己真實力量的一段旅程,找到我們各自的雷神之鎚。

如果沒有壞蛋哪有英雄,不是嗎?沒有洛基的搗蛋,索爾可能永遠都拿不到一件稱手的武器。如果沒有黑暗,光如何綻放?從心理層面上來說,神話故事中的壞蛋就是我們內在的陰影,在日常生活中經歷到一些事情,而喚起或意識到的種種。例如遇到某種類型的人,我們會特別厭惡或恐懼;或者進入感情中就會像失去自己一般,很強烈的想抓緊對方、自我價值的卑微等。

我們是否有機會,又或者願意去面對生命中的陰影呢?洛基的存在是真的為了傷害英雄嗎?還是有其它的意義?在眾多北歐神話故事中,很多起初看似不好的事件洛基都有參與,甚至是始作俑者,但最後往往都帶給眾神很多的幫助與禮物,那我們的陰影是否也是如此呢?

在下一篇,我將會帶領大家深入到心理層面,並看陰影是如何塑造英雄。而我們如何突破英雄旅程的陰影,抵達和諧的內在,那個如同眾神國度的內心世界,充滿力量、智慧、創意還有玩耍!

 

未完待續

 

讓立羽言成陪你找回更完整的自我,與我們內在的陰影面對面:
https://goo.gl/AqymUU

愛瘋:魔幻的自我表達 - 藝術治療創新你的人生劇本BN-01

 

觀看上一篇:藝術表達:陰影的英雄之旅 (1) 陰影的由來與個體化的過程:https://goo.gl/8egByz

英雄之旅 (1) 接觸內在陰影

 

什麼是陰影呢?

什麼是陰影呢?很多人不一定對這個術語感到熟悉,但是假如我邀請大家去自由聯想的話,你會想到什麼?黑暗,影子,陰暗,不好,邪惡,不祥等等看似都是負念的詞彙,但是陰影真是如此嗎?它是否就是光的敵人,我們終其一生需要驅散的元素?今天我要與大家分享另一種認識陰影的方式:在英雄之旅中,深入與陰影接觸能帶給我們極大的禮物。

在開始細談「陰影」之前,我想先舉個「陰影」的具體例子。什麼是陰影呢?如果有個孩子,在童年時期曾經因為犯錯,而被父母處罰關進黑暗的廁所,如果這個「驚恐、害怕、傷心、憤怒和被遺棄」的經驗,沒有在當下得到妥善的處理,這個經驗就會成為他潛意識中的陰影。當他長大成人後,看到「黑暗而狹小」的空間或廁所便會湧上驚恐、害怕、傷心、憤怒和被遺棄等感受。但如果長大後的他,願意如實看見這個經驗帶來的陰影,就有機會超越這個陰影帶來的恐懼,重新拾回力量。

 

接觸內在陰影

陰影(Shadow)是來自於榮格心理學的一個專有名詞,它代表的是一切我們沒有機會消化、整理、完成的事件與經歷。這些可能是成長過程中的一些傷口,甚至是過去沒有機會完成的事物,或著曾經收到但沒機會檢視的訊息與價值觀,這些都稱為我們陰影的一部份。在日常生活中陰影好像不存在,甚至感覺不到對我們有什麼影響,但當我們有機會靜下來往內看,或遇到生命中一些挑戰時,就會發現這些陰影有如鬼魂附身:以慣性模式、傷害性行為、情感傷口和生命匱乏,鮮活地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們習慣把專注力向外;喜歡待在看得見、有光又可控的範圍裡。當我們被邀請進入內在黑暗的空間,走向未知的英雄之旅時,往往會讓我們感到非常恐懼。但我相信我們都有面臨重大抉擇或生命難關的經驗,有時就只是一個信任、一個對未知的擁抱、一個片刻的勇敢,生命就完全不同了;對自我的認知完全改變,並默默對自己說「原來我可以!原來我做得到!」。這就是跟陰影接觸的過程,我們因為接觸自己的陰影而帶來生命的成長與綻放。

陰影一直都在,像影子一樣躲藏在我們身後。唯有當我們準備好去看見它時,我們才能把我們沒機會吸收與整理的生命碎片整合,成為更完整的自己。而這個與陰影接觸,成為更完整、更自由喜悅的自我的過程,在榮格心理學稱之為個體化(Individuation)。個體化過程常被其他派別稱之為成長、悟道、修行、修煉、療癒等等,目標就是讓我們重拾靈魂的圓滿、存在的力量。讓我們可以在與不同的人互動時,感到舒適自在;面對事情時溫柔有力,同時擁有孩子般的純真喜悅,又有如智者般的聰慧灑脫。

每個時刻都是珍貴的契機,一個專屬你的英雄之旅即將展開,我們唯一要做的是問自己:「你準備好了嗎?」

未完待續

 

讓立羽言成陪你找回更完整的自我,與我們內在的陰影面對面:

https://goo.gl/6ARi2u

https://goo.gl/hfqon1

榮格 – 分析心理學巨擘:https://goo.gl/Q1pY1R

榮格

我用時空魔法,找回失落的碎片

時空的魔法

 

還記得幾年前那部電影,星際效應嗎?裡面它為我們陳述了一個嶄新的時間空間概念,提供了第四、第五空間可能的樣貌。我記得讓我最震撼的,是當主角掉入第五空間的立方世界時,在那空間中,他嘗試跟時間長流裡的自己還有女兒溝通。這個畫面帶給我們另一種對於時間的認識,時間不再是直線的,而是多重空間的,這打破了我們對過去無法改變,未來無法預知的一個概念,建構了一種嶄新的探索。因為在這個新的框架裡面,現在,過去,還有未來不再是排排站,反之,是可以同時存在的。

 

其實這也就是戲劇治療的魔法,在戲劇治療裡面,我們開啟了一個想像的空間,就猶如電影的五度空間一樣。藉由這個想像空間的開啟,我們的內在有機會重整、調節、成長。我們可以進入過去,去處理或接觸那些未完成的事情,也可以去到未來,去經驗未來的世界。當穿梭於現在未來的節點時,其實我們就有機會全然安住於當下。這個當下其實就是同時跟三個空間的交錯點進行工作,打破分化的時間軸,回歸於最根本的如是狀態。

 

很多人會問說,這些都只是想像,這個就跟扮家家酒沒什麼兩樣,有用嗎?

 

是的,這的確是想像,而意識還有大腦最不可思議的地方就是可以透過想像,經驗到真實的情感和感受。簡單來說,我們想像力所建構出來的畫面和現實經歷可以是同等或無限接近的。就如當我們覺得自己生病時,心中就會升起我病了的念頭,雖然我可能真的生病,但這些意念的產生,本身就會促進身體去創造出這樣的覺受,最後就算沒病也變有病。就像我們常常說相由心生,我們外在世界的經驗取決於內在樣貌的顯現。

另外一個很好的例子,就像是跟一個重病的人說,你有一個靈丹妙藥,吃了,一切的病痛就會好起來。當他真正相信你的時候,不管你給他吃的是什麼好像都會有某些效果,這就是我們俗稱的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所以這就是我們在戲劇治療會充分利用的點,把這種想像的力量或超能力放大,讓它綻放。就像時空魔法一般,協助我們去實現我們的需求。

 

 

靈魂碎片的重組

生活上我們會經驗不同的挑戰或難題,在面臨這些的時候,內在都會有不同的反應,而最常見的就是憂鬱。我常常會說,憂鬱其實是來自卡在過去,無法放下前進。有一個一直想要完成的東西,但一直都完成不了,直到甚至遺忘了本來要做什麼,只保留那想要做的動能,有如掉入無止盡的夢靨,無法醒來。

 

而藉由戲劇治療或想像空間,我們好像可以回去,回到過去尋找那個困在一場噩夢中的自己。這個噩夢,可能是小時候沒有機會表達的悲傷或者是曾經被侵犯,無法捍衛自己的憤怒,甚至可能是在過去經歷中因為需要長大,因為需要生存或因為某種原因需要切割遺忘的自己。就好像我們靈魂的一部分一直在某一個夢境裡無法醒來,而通過開啟戲劇的舞台,我們再次進入到這個夢中去解放和釋放,才有機會讓那個遺失的靈魂回歸於完整。

 

進入到未來也是如此,這是一個契機,讓我們去看見所擔憂,無法想像的事情。這個對未來的擔心,時常恐懼於某一件事情的發生,也是我們俗稱的焦慮。雖然這看似是未來的課題,但其實這個跟過去也是息息相關的,因為可能是過去的一些經驗,形成了對未來的某一種事件的重複感到憂心。當然,未來的探索不止如此,它也給予我們一個機會去接觸到那位成長後,更有智慧,可以給予我們支持的自己。所以,未來的世界可以賦予我們很多力量,不管是啟發式的力量,支持性的力量還是打破恐懼的力量。

 

藉由戲劇的時光穿梭,我們都會有機會去重拾不同面貌的我,這就是戲劇治療的奇蹟,運用想像為動力,帶著我們去經驗不同的自已,穿梭於時空當中,去哭,去笑,猶如收集螢火蟲一般一一收集我們靈魂的碎片,讓我們回歸於原有的光彩,擁抱著過去、現在、未來,甚至產生打破這樣一個時間框架的能力。

 

戲劇治療可以很好玩,很刻骨銘心,所需的只是想像力,可以舞動的空間,跟少許的道具,當這些都準備好時,你的奇幻之旅就開始了。

 

 

 

戲劇治療.png
想了解更多“立羽言成”的戲劇治療魔法?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